海外長征 自我挑戰

為玩BMX的同伴們各有不同朋友圈,到了出社會之後,大家還是彼此有連絡,或是偶而聚會時還不忘家裡BMX騎出來玩幾下,在那個階段所認識的那群朋友們,真的讓我深刻感受到什麼叫做死黨。

死黨某些方面的定義是好康一定不忘記同夥,記得在我進入汽車雜誌媒體之前,因為一位朋友的介紹,糊裡糊塗的跑去跟人家划龍舟,當時以為好玩,而自己又愛游泳,有水上運動當然也想接觸一下,重點是聽朋友說練船的地方有獨木舟可以學,大時我是衝著可以玩獨木舟而就這樣參加龍舟隊。



比賽當天清早從秭歸縣的碼頭出發,當地區民與主辦單位以熱烈的鞭炮聲來
歡送我們出發,而兩岸風景又依稀在清晨薄霧中露臉,由近到遠的層次相當
分明,可惜正式鳴槍後只有埋首划槳,沒有抬頭欣賞風景的時間。



龍舟隊伍在特定節慶時需要四處征戰,那是種榮耀象徵,也是種挑戰,對自己而言更是種激勵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我進入龍舟隊的時候,正巧遇到技術轉換的階段。過去,我們每到端午看龍舟賽,選手們幾乎是彼此背對背的面向河水,然後以半蹲方式彎著身滑水,而新技術則是採坐姿,以兩隻腳分別在座位前後頂著當支點,好讓腰力可以全部施展,就那時來說,我們算是北部最早採用坐姿的隊伍,所以實際操槳划船,也面臨不斷調整滑水方式以增進船速。

近乎天天的練習,讓我參加的這隊贏得許多國內重要比賽的獎項,也因此有金主贊助,讓我有機會隨船隊到日本、大陸參加許多比賽,順便觀摩海外隊伍的訓練與技巧。在海外比賽活動中,一輩子都忘不掉的一場,就是在湖北的長江三峽國際龍舟拉力賽!我有幸參加的那次是第一屆,也是至今為止唯一去過長江三峽的一次,而且還是在江中划船,我想同隊的其他成員,應該多數人都跟我一樣的興奮與永難忘懷。

早先,國內龍舟競賽的水道長度大約在五百公尺左右,我們是習慣了在五百米長的水道中進行配速調節,而去到了大陸,我們才頭一次遭遇到「最短」一千米起跳的水道,那次在北京,實在是殺到我們兩手發硬雙腳發軟,也見識到大陸隊伍的訓練以及體力和技術絕不是我們這類「溫室中花朵」所能想像,何止十萬八千里,簡直就是天壤之別…

北京的比賽,讓我們回國後有了省思機會,技術與訓練模式也有很大轉變,而成效確實也達到了突飛猛進的程度,後來,就參加了長江三峽的比賽了。長江三峽龍舟賽,其實主要涵蓋了競技、探險、觀光,但行程卻剛好顛倒,是先觀光、隨後探險,然後才競技,所以進駐湖北省宜昌市葛州壩賓館後,第一個去的地方並不是附近水壩的水道上練船,而是主辦單位所安排的觀光行程。

大陸風光實在美到不行,許多懸崖峭壁都可見到驚世鉅作,而兩天觀光行程,完全癱瘓了我們前去的鬥志與激昂士氣,大家幾乎因見到美麗風景而鬆懈,也使得第三天的比賽,讓我如此的永生難忘!

比賽前一天,主辦單位將參賽隊伍以渡輪一一送到秭歸縣,這是古代愛國詩人~屈原故居,由於屈原是投河自盡,在祂的家鄉,後世子孫則是將祂的衣物做成了衣冠塚以供後人緬懷與參拜。秭歸縣就位在長江的江邊,幅員沒有很大,而且許多民宅就沿著山勢搭建上去,我們去的時候,當地人十分高興,因為民生不是很富裕的當地區民,非常樂見我們這群外地人,而當晚,我們就住在渡輪上,這艘渡輪也是主辦單位的總指揮部。

比賽當天清晨,一早就被教練叫醒,大家梳洗完畢後,全數到甲板上去活動筋骨做暖身操,隨後早餐用畢,接著就是大家最期待的比賽。比賽的出發很有意思,主辦單位不知從哪找來熟悉長江水域的舵手,每艘龍舟讓都配有一位當地舵手,據說這些舵手都可以單人划著舢舨橫渡長江,而且只靠著他們手上的一支木製船舵,十分厲害!

長江的水流十分湍急,而且隨處皆可見到暗藏在水面下的巨大漩渦,為了讓所有船隻可以公平出發,主辦單位以兩艘渡輪分別在兩岸停靠,而中間則是以粗大的麻繩為起點,主要是用來攔住所有比賽船隻不許有偷跑機會,所有參賽隊伍就分梯出發,場面非常壯觀。

原本出發前以為可以一覽兩岸風光,實際上一出發之後的心情完全不同,由於有比賽的壓力,出發之後的前半小時大家幾乎是全神貫注奮力划槳,但是在國內從未接受過長途比賽訓練的我們,在出發半小時後,我們開始進行配速划槳,以節省體力又可持續運動不會出現失溫現象,因為在水流湍急的河面划船,划沒幾下幾乎全身溼透,而全程距離長達76公里,能全程保持身體一直處於在運動狀態,可維持清醒又不至於失溫。76公里有多長?如果起點是在台北,終點則差不多在新竹頭份一帶,所以那時的我,在下午的賽程裡,邊划槳心裡逐漸浮現出絕望的念頭…!

除非親身經歷,否則很難體驗何謂「兩岸猿聲啼不住,輕舟已過萬重山」,在長江上與其餘二十一人性命相繫,目的早已不是贏得比賽,而是順利回到終點!途中給我們打擊比較大的,是我們比賽前不久,長江才剛過洪峰,依照過去在碧潭的練船經驗,只要是大雨過後練船,偶而會見到動物的死屍隨水漂流,但是在長江的江面上,所見到的動物死屍不是什麼貓狗之類的,而是豬隻、牛隻等,甚至還有人…

比賽到中午,終於見到了可停靠的岸邊碼頭,這是大家中午用餐的地方,也是唯一可以上廁所地方。早上出發時,主辦單位發給每位選手一份餐點,裡面是一瓶水+一大塊土司麵包,可是到中午用餐地點,大家水幾乎剩半瓶,麵包卻早就吃光了,而中午用餐更是一絕,大家下船到渡輪上吃飯,所吃的菜卻是比我早抵達隊伍吃剩的,因為大家不可能同時一起吃,所以採隨到隨吃方式,只有菜沒了廚房才會端出剛炒好的,否則就是吃前者吃剩的菜。


中午吃完飯,上完廁所個人輕量化完畢,就到船邊略做休息準備下午再戰(
不,應該是續戰)。其實划到這裡,雙腳大概軟了一半,就算打起精神拍照
,「臉色」也不怎麼好看。請注意再照片左側,坐在船上深色衣物的人,就
是主辦單位找來的舵手,據說他們可以隻身靠一支舵划著舢舨渡江,工夫十
分了得,人家他們這種才是用性命換飯吃,我們這群觀光客只划一天而已算
什麼!



中午那個休息地我忘了叫什麼地名,當地有一座很莊嚴的廟宇還是祠堂之類的建築,但不像秭歸那裡房子是往山上蔓延,而是整個一片都在平地,據說那個地方在三峽大壩建好之後,就會被整個淹沒。

吃完飯後,就是輕量化時間(上廁所),能留下多少就留下多少,之後又一船人向終點出發。下午的賽程,在江面所見到的競爭隊伍船隻減少很多,不像上午賽程前後都可見到船隻,少了其他船隻,說真的划起來也比較沒壓力了,可是沿途拼命的划,映在眼裡的正前方,永遠是不見終點的水域,只見由遠而近的兩岸山水景色,當時那種感覺確實有點讓人感到絕望,因為身在船上完全不知終點距離多遠、我們還要這樣划下去多久?

距離下午賽程開始後約四個多小時後,漸漸覺得兩岸間的距離逐漸在拉遠,而江面上的浪也逐漸變大,又過了二十多分鐘左右,已經可以見到正前方有陸地,當我們聽到舵手吆喝一聲「終點快到了」,大家使出最後力氣,奮力划抵終點,到了終點,碼頭上排了兩排人,原來靠岸後才知是主辦單位找來的服務員,排在碼頭兩側,為下船選手遞毛巾或給予攙扶的協助,因為整天坐在船上划船,又耗盡全身體力,下船後軟腳在所難免,而這些服務員也適度給予了選手們協助,實在是很窩心啦。

比賽結束,我們並沒有獲得任何名次,但是整個比賽經歷對國內的龍舟運動來說卻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,我們回國後,便開始一連串改變過去的訓練模式,連操槳方式也都做了調整,而且在後續的比賽中,這支隊伍也多次如勢如破竹般的氣勢取得好名次,這一切,主要都歸功於大家在長達76公里的水道上所換來的經驗,在往後幾年經驗交流下,國內龍舟賽的賽程距離也開始拉長,那次比賽,真的有如武俠小說中所說的打通任督二脈,有親身經歷,也有切身遭遇!


長江三峽國際龍舟拉力賽,是目前世界龍舟運動中,唯一經國際龍舟聯合所會批准的拉力賽。比賽的起點從秭歸縣出發,途經長江三峽中的西陵峽,終點是位在宜昌市的葛洲壩,全長76公里。


創作者介紹

JS 老吳的天地

jssports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